云清阙

生腐,野神,YY过度,有时候会脑抽筋写点东西,慎戳

赠你一束花

清早出门是阴天,闷热。
连续几天高温暴晒,今晨天上铁灰的云层密布,位置也低,大概要下雨。
下雨真好,晴日也好。日子就这么有晴有雨地过下去,仿佛什么也不用忧愁,什么也无法阻挡你的脚步。即使知道是错觉,也忍不住祈祷这样轻快的心情再持续久一点。
今晨风欲起,我亦不久留。
一段时间以来诸事繁杂使人的心情也如风中之雾一般忽聚忽散,飘摇不定,连自己的心都觉得近乎陌生了。人心幽微,变化往往起于青萍之末,不可捉摸。真假是非又能如何,心一旦变,这些都不再重要了。
想赠你一束花,带着清晨闪着光的露水,带着天光浅浅的蓝的颜色,带着我所能给出的名为喜欢的心情,带着风的抚慰和雨的偏爱。晴是你的,所以这花必能茁壮成长,在秋日结成沉甸甸的果,这果里有着喜欢的甘美和芳香。
想了很久也很多,但日子还要过,有长长久久的未来等着你呢。不要怕,不能怕,逝者不可追,来者不可拒,勇敢很难,但你很好,这就够了。
赠你一束花,在清晨闷热的带着水汽的空气里,我于此地献给你一束浅绒蓝色的六瓣花。
致这段时间感到烦闷不安的你。

年货

cp:onkm,生腐慎入,ooc有

猜文游戏的作品,请尽情观赏,谢谢大家!




本该是睡得天昏地暗,人事不知的一个下午。

 

年关将近的时候向来很忙,神谷连着几天赶场,大小事项压得人一份闲暇都没有。所以眼下日程表里这突兀的半日空白就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。他向竹内再三确认终于相信自己是真的没事后蓦地陷入了沉思。

 

要干什么好呢?神谷站在电梯间茫然极了。

 

于是他决定睡一下午觉来小小的犒劳自己,但还没等他做完坐上地铁打开家门闭上眼睛......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,实际上他刚走出录音室的大楼时就被迫宣告计划破产了。

 

“神谷桑”

 小野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。

“我问过竹内了,神谷桑下午空闲。正好我也没事,去买年货吧。”

“欸,不,我下午睡觉来着。”

“用不了多长时间的,”小野说“买完回家一起睡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神谷有些踌躇。

“可是我不想一个人买年货啊。”

没等神谷想出理由,小野那仿佛沾了晨露的目光就撞过来了,虽然眼底乌青,却是不减反增加了其效果。

然后神谷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太犯规了,根本就是故意的!他在内心捂着脸哀嚎。

小野像是得到肯定一样得意一笑,轻轻揽了一下神谷的肩,向门外走去。

 

这会儿是下午三点,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,天色靛蓝中泛着雪青,边缘处又化作钴蓝,没有云,日光倾泻下来,溢满了街道的角角落落,并在两边的玻璃幕墙反射出炫目的光彩,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很少,街边的大小橱窗倒是装饰着应景的饰物,有些早早就挂上了门松,几分寂寥中满是年味。这是一个适合漫步的下午。

不过两人并没有那么多闲心,略停脚步看一看就算了。小野一边偷偷牵上神谷的手一边说他的计划:“先去商业街,家里没有荞麦面了,御节料理也要买,还有惠方卷~”

神谷挣脱几下未果,左右看看发现没人也就随他去了,结果抬头就看到小野的豆芽颜顿时无语,怒道:“我要吃年糕!”

“好,顺便买镜饼。嗯...我看看还有什么......”

小野掏出手机查看备忘录,神谷凑近去看,发现第一条就是猫粮,还打了一个大大的星号“啊,还要买猫粮,要不娘桑该饿肚子了。”

神谷茫然,道:“我记得还有不少啊。”

“那是半个月前,这一段时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。”

“嗯”神谷注视着小野,发现他鬓边两根不听话的白发正在阳光下悄悄舒展,睫毛半掩,目光澄然一如当初。眼尾的痕迹仿佛岁月凝成实质,那般沉甸甸的重量压在人的身上,使小野成长为如今沉稳的模样。神谷感觉自己就像刚喝了一大杯汽水一样,心里有什么东西呲呲地冒出来,兴致一下子高昂了起来。

“好!”他说,“这次给娘桑买上一大包,要够吃一年的那种!”

小野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他,不明白为什么神谷一下子那么开心,但也顺着他的兴致笑道:“呜哇,那大叔要怎么拎回家呢?开高达吗?”

“那太麻烦了!用时空门才更方便啊!笨蛋!”神谷扬起眉反驳说。

前方是地铁口,小野捏了捏他的手指提醒他,两人戴上口罩停止说笑。

 

地铁里人倒是意外的多,跟街道上冷冷清清的样子反差很大,两人默不作声地就猫粮的运输和存放问题用邮件吵了一路,终于达成协议,只给娘桑买够吃一个月的,而且回家谁都不许向猫大爷透露本来是要买一年的。

商业街的气氛非常热,熙熙攘攘的人群,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,琳琅满目的商品都摆开来供人挑选,人们脸上挂着的幸福的微笑,使那种喧闹的,柔软的,裹着食物香气的新年的回忆瞬间被唤醒,漾起欢乐的微波。

神谷心中一软,上前拉住小野的手,瞥见他惊讶的眼神后又有点害羞,把头扭向一边,粗声粗气的说:“先买荞麦面,然后是镜饼和年糕,最后买猫粮和御节料理,走吧。”

然后也不管小野,径直迈开脚步向最近的商店走去。

买东西的过程是很快的,倒不如说,主妇们的战斗力让两人不约而同加快了速度,尽快解决了事。

黑豆,红白鱼糕和萝卜丝;鲱鱼籽;四条惠方卷,这是小野强烈要求的,神谷本来觉得买两条就行了;一条新鲜的鲷鱼,一斤大虾;镜饼和一大袋子年糕;卖腌菜的店里居然有柿饼,省了多跑一个店的功夫;蔬菜买了牛蒡,芋头和两节藕;十斤猫粮;小野顺道拐进酒行拎了两瓶屠苏酒......

 

终于从商店街出来后两人都不禁长出一口气,正是夕阳时分,冬天天黑得早,绛紫的晚霞在天边划成天然的分界连接深蓝的天幕,几朵金红的的火烧云镶着枣红游曳在西方黄琉璃般的天空,而东边弯月已升,已经可以预见一会街灯次第亮起的景象了。

小野若有所感,扭头望着神谷,眉间笑意盎然。神谷回望过去,看到他手上提的大包小包好似回娘家的小媳妇,心里像被胶水粘住了似的满盈盈的坠着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

正是归家的好时分。暮色四合,深蓝的天鹅绒般的夜幕逐渐合拢到了长庚星的位置,神谷和小野对了对日程表。

“小野大辅你未来三天要当超人吗?!”

神谷看着小野爆满的日程表忍不住冒火,“你下午是故意调的时间吧!还有二十天就要上武道馆了怎么能这么乱来!上午彩排下午访谈晚上还是彩排真是亏你想的出来!经纪人都不阻止你吗......”

“嗯哪嗯哪,知道了知道了神内桑。下次一定谨遵您教诲。”小野低下头状似诚恳的认错,目光却追着神谷的一举一动。

神谷瞥见他这模样只觉得满心无奈,低下头翻着自己的日程说:“我要是你经纪人我早几百年就退老鼠社转行了。我看看,明天中午我有空,嗯,地点,好,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吧,后天嗯...后天不行,大后天,大后天就是年终了啊,我下午就没事了你呢?”

“我大后天一整天录音。”小野说,“明天我要吃咖喱。”

“好。该回家给娘桑喂食了小野君。”

“嗯。”小野问道“晚饭吃什么好呢?”

亮起的街灯照着两人远去的背影。

痛失所爱

再见,我曾经如此的深爱,我青春期所有的疯狂,默念过万次更多的名字,我永远的王子,Always,missing you

祝我生日快乐,收到了很好的礼物好开心


在我看来那人有如天神

onkm生腐

ooc有,慎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我看来那人有如天神

他能近近坐在你面前

听着你甜蜜

谈话的声音

 

“在想什么”神谷来了,坐在我身边。

“不,也没什么。”我抬起头,望着他因疲惫而显得油光闪闪的脸。

“噗”他笑了,眼角弯弯的望过来“要吃润喉糖吗?我这儿有昨天新买的,柚子味挺好吃的。”

我无法将视线从他的鱼尾纹上移开,只含糊的应了一声。

神谷有点害羞了,掩饰般的转身拿起包开始翻找。

“给”他说“给你两片应该够了。”递过来两片淡黄色的糖片。

他的手真好看,我把视线移到他的手指,又移不开眼了。他的指节真好看。

“给”神谷的手向前伸了伸“小野君你怎么了?今天有点呆呆的......”

“没什么”我抬头冲他微微地笑了起来,“只是有点开心。”

 

你迷人的笑声,我一听到

心就在胸中怦怦跳动

我只要看你一眼

就说不出一句话

 

他的耳尖红了,真可爱。我忽地兴起了恶作剧的心思,俯身拉过前辈的手准备凑到他的手心吃那两片润喉糖。

“小野君!”他受了惊吓一下子挥开手,两片润喉糖骨碌碌地在地上滚远了,好可惜。

我顺势翻过他的手心,轻轻地吻了一下。

“很甜。”我说,满意地看着他惊愕的眼神变得羞窘交加,双颊染上一层薄红,好看得紧。

“小野君大笨蛋!”他站起身就要走,这可不行,我赶忙站起来,两步走到门边,捡起刚刚滚落的润喉糖并顺手关上了门。

“这里没人,前辈”我扭头问他“我想吻你可以吗?”

“唔...”他脸红了,眼神游移着,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。

“不行吗?”我向他凑近了些,紧紧地盯住他的双眼不使他逃脱,又在脸上做出失望的表情。

“也不是不行......”他果然心软了。

我不再迟疑,迅速地捧住了他的后脑勺,含住他的双唇.

 

我的舌头像断了,一股热火

立即在我周身流窜

我的眼睛再看不见

我的耳朵也轰鸣

 

一吻结束,他有些气息不稳,主动地向我靠了过来。

“柚子味确实挺好吃”我讲道“不过还是没有神谷桑美味。”

“你真烦。”他声音软软的,温暖的鼻息洒在我的颈侧,真好,又香又暖的。

窗外一阵喀拉喀拉的声音,是鸟飞了过去。门外走廊嗒嗒嗒的有人穿着高跟鞋走过。天花板咚的一声,准是哪个倒霉蛋把什么重物摔到地上了,哎呀要是个新人肯定会被骂得,下次要小心呀。他真香,头发是柠檬味儿的,脖子是草莓味儿的,好想吃一口......

神谷也没闲着,双手并用把小野搂在他腰上的手扒拉下来一只捏着玩。今天天气不错,他想,因为小野暖烘烘的,被抱着的感觉慰帖又安适,像太阳下刚晒好的的被子一样......嗯,也像刚出炉的奶油面包,松软的,香甜的......

 

“小野桑!小野桑!”有人咚咚的敲门,"您在里面吗?”

谁啊真讨厌!小野十分不情愿地松开抱着神谷的手,看着神谷迅速地在椅子上坐好后打开门。

门外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,望着小野阴沉的脸不知做错了什么。

“......呃,那个......监督派我过来叫您,录音要开始了......”他向房间里瞥了一眼后又说“还有神谷桑......”

“知道了。”神谷好笑的望了望小野替他回答“我们马上过去。谢谢你。”

 

工作人员离开了。我气哼哼的关上门。

“好啦,好啦。小孩子似的。”神谷安慰我道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嗯?”

“嗯。”我回答着,仍然觉得情绪有点低落“晚上去吃拉面吧,神谷桑?‘’

”好啊“前辈轻快的拍拍我的肩,"工作结束了一起去。”

“好吧。”我妥协道,走到椅子边开始收拾包,打开门准备去工作。

走到门口,神谷突然又打开包掏出两片新的润喉糖塞过来然后转身飞快地走了。

啊,他最近长了点肉,真好,有点肉的神谷桑果然也很好看。还是我的,我小野大辅一个人的。

我把润喉糖放入嘴中的瞬间这么想着。

嗯,糖好甜。

end.

 

ps:文中加粗的诗句是节选自萨福的《在我看来那人有如天神》,题目也是,虽然诗和文并没有什么关系。有如天神指有如天神一般幸福,因为在希腊人的观点里,幸福是神的属性之一。嗯,就这样,多谢观看。

人心不可知

onkm生腐

ooc有,还非常多,慎入

希望能给点建议

c视角

题目来自希腊诗歌,文章和题目没有关系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若能把人的心掏出来看看该有多好。

神谷这么想着,这样我就能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喜欢小野君了。

喜欢这种东西向来是没道理的,不仅没道理,还捉摸不透,不知何时发生,如何停止。

这可真是讨厌,我讨厌我这么喜欢他。

于是神谷愈发地嫌弃小野了。

 

天光清朗,夏日的清晨令人心情舒畅。

 

"卡米亚桑,卡米亚桑!早上好!"

啊,小野来了。真讨厌啊,心脏一下子跳得好快,都怪小野。

"早。"

压下所有情绪,神谷淡淡的开口应道。

"卡米亚桑有吃的吗?我好饿!早上起得迟没来得及吃饭..."

"没有"神谷秒答。

其实特意带了饭团就猜到小野没吃饭,然而看到这笨蛋一大早没吃饭还活蹦乱跳的真讨厌.不给了!你就饿着吧!

"卡米亚桑有吃的吗?我好饿!早上起得迟没来得及吃饭..."

"没有"神谷秒答。

"那一会儿录音时我一定会饿得不得了,要是影响工作怎么办啊?”小野的脸上一下子显出沮丧的神色。

"唔,我这还有几个饭团,你先垫垫吧...“

啊,还是忍不住把饭团拿出来了.

“嗯!谢谢卡米亚桑!我就知道卡米亚桑一定给我带了吃的!”小野一瞬间又喜笑颜开。

咦?!神谷惊讶的抬头,直直的撞进了小野的眼眸,那其中装满了珍重的喜悦和信赖,然而却被豆芽颜所遮掩......

啧!这家伙算好的吧??!!真火大,才不是给你带的,只是觉得好吃多买了几个而已!!!真是一张欠扁的脸啊!

“让你又起晚不吃早饭过来啊!你这家伙昨天晚上又几点才睡啊!!都是大叔了还不懂得照顾好自己吗?!!”

真火大,这人怎么这么讨厌!下次一定不会拿出来的!!管你怎么饿!!!

神谷突然发现自从小野出现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处于烦躁中,嘴角还意味不明的上挑。这可不行,不能每次一看到他就先自乱阵脚,这可绝对不行,都怪小野。

用力打了一下小野的上臂,神谷稳一稳心神,努力压下脸上的笑容,扭头走向录音室。

 

今天白天两人的录音并不在一起,晚上倒是有一起的收录,到时候给他买稻荷寿司好了。神谷愉快的想着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晚上录音室的众人你们辛苦了

 

希腊神话中有位神叫摩摩斯,凡事均挑剔。神造人,他说人造的不完善,如能开个口子在胸部,人心一目了然,岂不便于识别人心善恶。人心不可知,那其中光怪陆离,似有真情。那其中静水深流,似有真意。

 

若能知道人的心声该有多好。

end.

收到了纱由太太的书*^_^*超开心@幽玄之间


灭蚊

        余居一楼,临水源,蚊奇多,下雨天尤甚。有时一寝之数能过百,满天星斗状布于天花板,其恶心之态,难以言述。虽有蚊帐,亦难防也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曾一晚,余膝靠墙睡,平明视余腿,其叮咬处多达数十。举目四望,竟生四面楚歌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敌小也,并数倍于吾军,通宵达旦不曾露一丝倦态,其势汹汹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呜呼哀哉!余恨不能诛之,斩草除根,灭其九族,使其不复于生也。然其繁育甚快,一以生百,不可数计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余每日杀蚊数百,竟不可灭一屋之全,然其又甚喜停高处,余矮,不能够之。拿一小团扇,跃起奋力扇之,待其骚动飞于下时,一击必杀,扇面蚊迹斑斑,命丧于此扇之蚊亦不可数计,余甚爱之。若比于名剑,此扇必为鱼肠。持此利器,敌阵无所不破,千军万马,一人往之。

夏之既来,余勤于此事有一月余,如今一刻可灭三十有奇。欣慰之,洋洋自得也。又不足为外人所道,左思右想,试学张宗子以记之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甲午年五月十六日作


情人节前夕,单身汪和妹妹一起去吃甜甜圈,没有人给我把所有品种的每样来一个,没有人发票写我的名字,连甜甜圈都是妹妹给买的,深深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〒_〒

历史,
非常喜欢史学理论

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历史的罪人,包括你我